共享汽车幸福叮咚再曝押金难退,有人排5个月仅前进3千名

 科技资讯     |      2020-04-22 19:50

图片 1

图片 2

近日,有多位共享汽车用户向南都记者反映,在使用“幸福叮咚”共享汽车(运营方为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幸福叮咚”)之后,提交了退还押金的申请,可该公司却迟迟没有退还押金。

近日,有共享汽车幸福叮咚用户再向南都记者反映,其在今年1月份已向幸福叮咚申请退还押金,但该公司半年后仍未退回全部押金。

用户们成为押金经济下的“牺牲品”。

共享汽车平台“幸福叮咚”退押金难题迟迟未解。近日,又有广州市民向南都记者报料,称其从2019年8月开始申退押金,直到2020年1月,申退队列里仍有2万余名用户。

南都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查询,截至7月23日,关于“幸福叮咚广州”的投诉量超过3700条,其中大部分为押金难退的投诉。23日下午,“幸福叮咚”方面回应南都记者,近期负面信息造成了一大波会员申退,“现在是统一按照用户申退时间排期退款”。

“幸福叮咚”运营方为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南都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发现,截至8月2日,针对幸福叮咚未能如期退还押金的投诉多达3800多条。而在2018年8月,广州市番禺区交通局曾对幸福叮咚予以立案查处。

文 | 铅笔道记者 付艳翠

“幸福叮咚” 背后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向东持有多家公司股份。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谢向东曾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多次责令限制消费。南都记者了解到,最近的一纸限制消费令由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1月2日发出。

南都记者获悉,“幸福叮咚”公司涉嫌未办理备案手续从事汽车租赁经营,今年6月,广州市番禺区交通运输局对该公司进行了立案调查处理。

针对在网约车、汽车分时租赁等领域频发的押金难退情况,今年6月1日,国家交通部、人民银行等6部门联合印发的《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施行,要求运营企业不得挪用用户押金。业内人士认为,押金难退反映了共享汽车行业普遍融资难、资金紧缺的问题。

2017年,因为公司业务需要,徐强花15000元在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租赁了两台知豆D2L新能源汽车。然而,合约到期的一年后,他将汽车归还,说好15天退还的37600元押金却让他苦等了近半年也未拿到。

有律师表示,共享汽车平台逾期或拒不退还押金,已违反合同法规定及双方的合同约定,属于违约行为。

用户投诉:千里迢迢登门索要押金未果

500元违章押金退款拖足半年客服曾三次承诺退还时间却食言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王卫身上。2018年9月,他就按照合约将所租赁的汽车归还给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该公司本来承诺的1个月后将他的1万元押金退到指定账户,却迟迟没有动静。其离职员工向铅笔道透露,公司仅长租汽车业务还未退还的押金金额已近4000万,而这一数据还在持续增加。

上万用户排队申退

7月22日,共享汽车用户王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今年3月末,他注册了幸福叮咚出行账号,向该公司租借了一辆汽车,当时缴纳了1000元的车辆押金和500元的违章押金。“母亲在广州打工多年,她生病住院,出院之后我租了车,是为了方便出行。”王先生说,到了4月24日,他申退押金,“条约上面写的是15个工作日之内退款,我却迟迟没有收到。”

8月2日,共享汽车幸福叮咚用户周女士向南都记者反映,去年10月份,她在广州市番禺区市桥注册了幸福叮咚共享汽车的账户,并缴纳了1000元的车辆押金和500元的违章押金。

通过梳理发现,叮咚电动车是知豆在广州的代理商,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为黄丽娟,同时也是通蔚汽车的高管。通蔚汽车是有龙控股集团投资的多家汽车租赁公司之一,法人代表同为谢向东。这几家公司股权和高管多有交集。

近日,广州市民陈先生向南都记者反映,他于2019年8月在花都区佳仕达工业园租借“幸福叮咚”共享汽车,交了1000元用车押金和500元交通违规押金。根据幸福叮咚共享汽车APP违章押金申退规则,用户完成租车最后订单15个工作日后,可申请退还违章押金,违章押金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0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

“幸福叮咚”手机App服务协议第8条显示,租车前收取违章押金500元,在租车完成后15个工作日后可选择退还违章押金,违章押金后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0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租车前收取车辆押金1000元,在租车完成后3个工作日后可选择退还车辆押金,车辆押金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

图片 3

巧合的是,另外一家名为幸福叮咚出行的共享出行短租品牌近来也发生了用户退押金难的现象,该品牌所属公司与前述的叮咚电动车官网、联系方式皆一致,人员也有重叠。

然而,自2019年8月24日申请退押金至今,陈先生仍未收到钱。据陈先生最新的“押金管理”信息显示,陈先生在“押金申退队列”里排名27000余名。陈先生说,“平台一开始回复我是说今年1月份可以退掉押金,事实上排了5个月才前进了3000多名。”这意味着,平均每天只能为20位左右的用户退押金。

图片 4

今年1月份,周女士购买了私人汽车,不再需要租赁共享汽车,于是她在幸福叮咚App上提交了押金退款申请。然而,1000元的车辆押金等了3个月,至4月才成功退还,而剩余的500元押金则足足超半年时间,仍未获退。

近年来,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充电宝等一系列共享项目,或倒闭,或重组,或资金链断裂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如今,押金经济下的“牺牲品”,又多了一批。

另有广州市民贺先生也向南都记者表示,其于2019年7月7日最后一次使用“幸福叮咚”共享汽车,7月27日申退押金,至今仍在申退队列里排到了20000多名。

王先生收到的业务受理回执。

“明明写的是3个工作日内退还车辆押金,15个工作日内退还违章押金,但是半年多过去了,我的500块钱违章押金还没有退回来。”周女士曾多次向幸福叮咚客服询问押金退还的进展,但总是得到同样的回复:“正在加急处理。”

租期结束半年,仍未拿到押金

针对押金难退问题,南都记者咨询“幸福叮咚”在线客服。客服表示,“公司多方面资源正在为退押金排序努力,每天的退款用户是可以看到自己的退款排序在前进的,每天实际的退款情况,用户可以在线实时查询。”

王先生平时在武汉工作,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收到押金。7月18日,他从武汉乘坐火车抵达广州,直接“堵”到了“幸福叮咚”的公司要求退款。王先生在现场收到一份业务受理回执,回执称押金将于2019年8月30日前办理退还。

据周女士回忆,幸福叮咚的客服人员先后和她承诺在4月17日、5月9日和7月14日会退回违章押金,但她都未在上述日期里收到退款。周女士在7月28日再次向幸福叮咚的工作人员询问押金退还的日期时,对方则表示需要等到8月31日。

2017年6月,为了方便公司业务员在公司二三十里地的范围内跑业务,徐强在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白云店体验中心租赁了两台知豆D2L新能源汽车。

2018年已被发出消费警示

“幸福叮咚”涉嫌违规经营,公司法人代表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南都记者查询幸福叮咚App上的《幸福叮咚分时租赁服务会员协议》显示,押金分为违章押金和车辆押金。平台在用户租车前收取车辆押金1000元,在租车完成后3个工作日后确可选择退还车辆押金,车辆押金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而用户租车前也需缴纳的违章押金500元,在租车完成后15个工作日后用户可选择退还违章押金,违章押金将于成功申退后的10个工作日内原路无息退还。

据徐强介绍,当时因为对方做活动,两台汽车一年的租赁+保险等费用是15000元左右。另外,一台汽车押金18800元,两台汽车的押金共37600元。因为一下租了两辆车的一年使用权,对方还额外给他赠送了两个月的汽车使用权。彼时,汽车长租给徐强留下了好印象。

工商资料显示,“幸福叮咚”品牌共享汽车于2016年10月28日成立,隶属于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位于番禺新能源汽车文化产业园,实际控制人为谢向东。官网资料介绍,幸福叮咚是首个在广东提出共享汽车概念的品牌,已在广州番禺、花都、萝岗、黄埔、白云、南沙等区域开展分时租赁服务。

王先生遇到的情况并非孤例。市民张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其在今年2月到5月期间,使用了“幸福叮咚”共享汽车,“5月份我不用车了,于是申请退押金,但是到现在都没退成功。”

周女士的经历并非孤例。据南都此前报道,今年3月末,在武汉工作的王先生因需照顾在广州生病住院的母亲,也注册了幸福叮咚账号并缴纳了共1500元押金租借汽车。4月24日,其母亲出院后,他在平台申请退还押金但却一直未获退还。7月18日,他特意乘坐火车从武汉赶回广州,“堵”到幸福叮咚公司要求退款,但被告知押金将于2019年8月30日前退还。

2018年8月,合同到期后。因为使用率不高,所以徐强不再续租,按照程序将两辆汽车还给对方。对方也表示15天左右,押金就能退回来。

南都记者了解到,幸福叮咚的投诉危机从2018年8月便开始。据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发布的消息,2018年8月,广东省消委会收到多名消费者关于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未按规定及时退还押金,金额包括1000元车辆押金和500元违章押金。由于接到关于共享汽车押金难退等投诉增多,广东省消委会在2018年8月21日特别发出消费警示。

南都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输入“幸福叮咚”,平台显示“幸福叮咚广州”的投诉量为3700多起。南都记者浏览多个投诉帖子发现,大多是关于押金难退的投诉。

涉事企业因押金被投诉3800多次 曾被立案要求停止租赁服务

徐强补充,“在当时也把车子违章,汽车刮痕等,按照对方规定的数额赔偿给对方了。”

天眼查显示,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谢向东关联企业有17家,目前仍在业的有10家,其中包括广州润朋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和广州有龙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等。

图片 5

8月2日,南都记者查询黑猫投诉平台,截至当日,幸福叮咚的投诉量达到了3845条,投诉的原因多为押金迟迟未能退还到用户手中。

2019年9月初,徐强从对方的内部系统,看到他的押金已经审批下来。然而,徐强的37600元的汽车押金却迟迟没有动静,到现在也没有收到。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广州润朋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被多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执行人全部未履行“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此外,广州有龙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失信被执行人公布名单中,谢向东也赫然在列。

广州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市番禺大道北。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幸福叮咚于2016年10月28日成立,隶属于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位于番禺新能源汽车文化产业园,实际控制人为谢向东。该公司的官网资料介绍,幸福叮咚是首个在广东地区提出共享汽车概念的品牌,目前已在广州番禺、花都、萝岗、黄埔、白云、南沙等区域开展分时租赁服务。

近几个月,徐强曾多次到店去催促。到了店里,他发现,对方公司不仅总是换人。工作人员也表示他们也做不了主,只给他公司领导层的电话或者微信,让他自己联系。

一份落款时间为2020年1月2日的《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显示,广州润朋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该公司谢向东不得实施相关的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幸福叮咚成立于2016年10月28日,经营场所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法定代表人谢向东为实际控制人。

南都记者了解到,幸福叮咚的投诉危机从2018年8月便开始。据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消息,2018年8月广东省消委会收到多名消费者关于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未按规定及时退还押金,金额包括1000元车辆押金和500元违章押金。由于接到关于共享汽车押金难退等投诉增多,广东省消委会在2018年8月21日特别发出消费警示。

徐强表示,“领导们也答应会将押金退回,但这期间,换了几个对接人,对方也一直没能兑现退款承诺。”

律师:逾期不退还押金已违反合同法

据企查查平台显示,谢向东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番禺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案号为粤0113执3264号,执行标的为20745956元。

另外,据番禺区公共服务处消息,2018年8月27日,广州市番禺区交通局曾安排执法人员到幸福叮咚进行现场调查,原因是幸福叮咚租赁车辆押金退还纠纷引发大量群众投诉案件,累计超过1500宗,客户在办理押金退还手续时遭遇公司拖延引起相关投诉,并经客户网络群发酵后引发退还押金连锁反应,发展到每天有数十宗投诉,在网络上形成了一定的舆情影响。

图片 6

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婉楹告诉南都记者,用户完成最后订单,且不存在违章或违约情形,共享汽车平台应该按照约定退还押金。如平台逾期拒不退还押金,已违反合同法的规定及双方的合同约定,属于违约行为。用户除直接与平台沟通协商外,还可向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投诉和申请调解、或向共享汽车经营主体所在地有关行政部门进行投诉,也可向共享汽车经营主体所在地或者汽车使用所在地等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王先生于今年5月致电市民服务热线12345投诉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未及时退还押金一事。6月25日,王先生收到了番禺政务通的短信,短信称番禺区交通运输局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该公司涉嫌存在未办理备案手续从事汽车租赁经营的行为,“我局已根据《广州市客车租赁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对该公司立案调查处理。”

随后,番禺区交通局根据调查情况,针对幸福叮咚未经备案从事汽车租赁的行为,依据《广州市客车租赁管理办法》予以立案查处,责令幸福叮咚在取得合法经营资质前停止汽车租赁经营业务;协调督促幸福叮咚公司积极妥善处理押金退还纠纷,并完善内部管理机制,防止产生新的押金退还投诉。

徐强通过微信填加了对方公司的负责人截图。

近年来,共享经济领域押金难退事件频发。2019年3月20日,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等6部门联合印发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提出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为用户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不得挪用用户押金。同时,为减少个人资金损失,《办法》对用户的押金和预付资金收取规定了限额。

7月23日下午,12345平台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确认上述信息,工作人员称,从6月份开始,几乎每一天都有收到用户对该公司押金难退的投诉。

然而,截至今年8月,押金退还问题仍未解决,南都记者发现,目前幸福叮咚App仍然正常运行,注册租车仍需要上缴共1500元押金。

2018年11月8日,徐强通过微信填加了对方公司的负责人,并将自己的租车信息发给对方,对方回复了“好”。

采写:南都记者 苏海伦

“幸福叮咚”回应:统一按照用户申退时间排期退款

涉事公司曾称按用户申退时间排期退款 专家称未按时退还已违反《合同法》

11月20日,押金依然没有退回,徐强再次催促对方。他表示希望对方能尽快将押金退回,因为已经逾期3个月了。

7月23日下午,“幸福叮咚”品牌相关负责人回应南都记者,前段时间,网上的负面信息造成了一大波会员申退,“以前是谁投诉就先处理谁的押金,所以很多押金次序都排乱了,现在就是统一按照用户申退时间排期退款。”

7月23日下午,南都记者致电幸福叮咚,该品牌相关负责人曾回应南都记者称,前段时间,网上的负面信息造成了一大波会员申退,“以前是谁投诉就先处理谁的押金,所以很多押金次序都排乱了,现在就是统一按照用户申退时间排期退款。”该负责人还表示,公司近期在筹备免押了,可能晚一点就上线免押了,“押金的事情应该不会拖太久。”

图片 7

对于公司法人代表谢向东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情况,该负责人表示“不能评论”。对于上门讨要押金的会员,前述负责人表示,需要给用户信心,“公司近期在筹备免押了,可能晚一点就上线免押了,押金的事情应该不会拖太久。”

8月2日,南都记者再就押金难退、经营资质等问题咨询幸福叮咚,客服热线工作人员告知“不接受采访”。

对方负责人更换。

南都记者就王先生收到的业务受理回执向该负责人求证,对方表示,“我们现在承诺能退的,都是按照这个承诺书的时间在退。”该负责人解释,财务安排退款,每天资金量现金流是稳定的,只能统一按照排期退更稳妥。

针对幸福叮咚押金难退问题,北京市社会组织法律调解中心副理事长张新年律师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依据《合同法》的规定,合同双方应当依据诚实信用原则,按照合同约定履行相应义务。该起事件中,商家已经在租赁协议中写明三个工作日内可退换押金,就应当依照该约定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否则应依据《合同法》的规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11月22日,对方更换了负责人后,徐强向对方表示押金不退的行为已经严重违约,希望对方能给一个明确的退款时间。

采写:南都记者 苏海伦

张新年律师也认为,幸福叮咚的行为同时违反了《消法》的规定,消费者一方面可采取向相关监管部门或消协投诉、申请行政调处等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可依据《租赁合同》中相关的管辖条款提起诉讼或仲裁,要求商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对方负责人称,因为才接手工作,还在进行工作交接,但会给徐强尽快回复。

交通部发文“不得挪用押金” 业内分析押金难退现企业融资危机

图片 8

近年来,共享经济领域押金难退事件频发。今年3月20日,交通运输部、人民银行等6部门联合印发了《交通运输新业态用户资金管理办法》提出,运营企业原则上不收取用户押金,确有必要收取的,应当为用户提供运营企业专用存款账户和用户个人银行结算账户两种存管方式,供用户选择,不得挪用用户押金。同时,为减少个人资金损失,《办法》对用户的押金和预付资金收取规定了限额。

图片 9

据悉,该《管理办法》已于6月1日起施行,对存量用户资金纳入管理设立了6个月的过渡期。《管理办法》发布前运营企业收取的用户资金,应当在11月30日前按照该办法存管。

图片 10

南都记者了解到,幸福叮咚不是第一家被曝出押金难退的共享汽车企业。2018年11月份,拥有300多万登记用户的共享汽车企业TOGO途歌曾爆发全国性大范围的用户退押金潮,曾经的行业领头羊如今的发展却难以为继。此外,盼达用车、一度用车、立刻出行等共享汽车企业也陆续陷入押金难退的局面。

对方负责人承诺12月底退款。

艾媒咨询集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押金难退的困境反映出共享汽车行业正面临融资难、资金紧张的问题。

11月27日,徐强再次催促对方,希望能够尽快退款。这次,对方负责人表示,在12月底之前一定按照承诺给其退款。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幸福叮咚目前注册资本为1111.11万元,成立以来仅在2018年12月26日取得2000万元的战略融资。此外,PonyCar、大道用车、摩卡汽车在去年下半年均已无新增融资;而总融资金额达千万美元级的TOGO途歌,却也在去年年底已爆发押金难退、无车可用的境地。

因为对方之前的承诺就没能兑现,徐强向对方提出了出具“书面证明”要求,对方也欣然答应。

南都记者了解到,相继倒闭的共享汽车企业们,众多是拥有互联网背景的创业公司。比如在2017年3月和10月相继宣布公司解散的友友用车和EZZY,2018年5月宣布停止服务的麻瓜出行,以及今年6月直接宣布退出中国市场的car2go。

图片 11

“共享汽车行业是典型的投入高、收益周期长的模式,并不是风险投资商所喜好的投资方向。”张毅向南都记者表示,现在进入共享汽车行业的大多是互联网背景的创业者,一边烧钱,一边融资,是非常不健康的模式,“真正有机会进入行业内的,应该是有资金实力的车企或大型运输企业。”

对方给徐强的退款承诺证明。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封聪颖 南都记者 余毅菁

本来以为有了这张书面证明,对方能够“按时”退款。但直到现在,徐强都没能收回37600元的押金。至此,到对方公司给徐强承诺的退款时间已经过去近半年。徐强发现,这张书面证明上,公司落款是广州有龙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白云分公司,签章是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而与他签订车辆租赁合同的是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对于这种结果,徐强表示:“等过几天公司不忙了,就会找律师起诉对方。”

和徐强一样,2018年4月,王卫因为公司业务需要,在朋友的推荐下,在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租赁一辆汽车。租期为5个月,每月费用1400元,押金为1万元。

2018年9月,合约到期,王卫按照约定将汽车退给叮咚电动车。当时,叮咚电动车承诺会在1个月后,将押金退到指定账户。

然而,一个月过去后,不仅当时给王卫办理合约的工作人员辞职不干了,店长也换了人。“后来去店里找人,但对方一直推脱,等联系到了人,还是不给退款。”

王卫称其与工作人员了解过,据说是因为对方公司资金周转问题。

近4000万长租押金未退

对于用户押金难退这一现象,铅笔道记者联系到一位叮咚电动车的离职店长张伟。张伟在接受铅笔道采访时介绍,近月他离职时,公司确实堆积了很大一部分用户的押金退不出来。

张伟表示:“我们现在统计出来的数据,公司仅长租汽车业务,就有接近4千万元的用户押金退不出来,而且这个数据还在增长。”

对于企业之所以出现押金难退的现象,张伟的回答和王卫所了解的差不多——公司资金链断裂,资金周转不过来了,导致退押金困难。

据了解,叮咚电动车不仅用户押金难退,员工的工资也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来。“公司有的同事,连去年11月的工资都没有发。当时,员工闹得很凶,有很多人给劳动局打了电话。闹得比较凶的这部分人,公司就给发了工资。”今年1月和2月的工资,他离职至今还没有拿到。

他告诉铅笔道,公司在年前为了回笼资金,做了一个多月促销活动。用户只要交5万押金,就几乎可以不缴纳租金和保险租赁汽车。“租金几乎免,有的只是收了点保险费用。而且现在,为了押金,已经没有什么统一的收费标准。就看客户能谈到什么价格。”

张伟回忆,用户押金多一万,可以减租金1000元起步。交5万押金,年租金只有5000元左右,低端一点的车型,年租金仅2000元多点。“感觉这样的‘高押低租金’其实就是变相的融资,但一直没有盈利的情况,只会造成恶性循环。”

“还是会有用户为了一点小便宜,去参加这样的活动。直到我离职前,这个数据还在增长,所以企业和用户都要自省。”张伟认为,经商信誉很重要,企业不能按时发放员工押金,用户们也着急到公司“闹”,这样的情况下企业人心也涣散,没人认真工作。“我也不想因为一份工作自毁前途,所以选择离职。”

据天眼查显示,广东叮咚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于2015年6月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人民币,法人代表为黄丽娟。黄丽娟在15家公司担任职位。其中的叮咚电动车其不仅担任法人代表,还是公司股东、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在通蔚汽车担任经理;在幸福叮咚出行则担任董事一职。

图片 12

黄丽娟在15家公司担任职位。

与此同时,叮咚电动车的对外投资企业,也包括通蔚汽车。

图片 13

叮咚电动车的对外投资企业。

广州通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法人代表为谢向东。

而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谢向东,他在21家企业中担任职位。其中,在幸福叮咚出行担任法人、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在通蔚汽车担任法人和执行董事职务。

图片 14

谢向东在21家企业中担任职位。

此外,铅笔道注意到,有龙控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谢向东,有龙控股对外投资的企业有10家,其中也包括通蔚汽车。

此前有媒体报道,有龙集团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集团化运营的汽车销售服务企业,旗下包括广州有龙、广州广博有龙、广州有邦、广州有朋、广州润朋、深圳润朋、武汉有龙、武汉润朋等10余家汽车销售服务企业。而其旗下的公司,如广州有朋、武汉有龙,就是由有龙控股100%投资。

图片 15

有龙控股对外投资的10家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叮咚电动车是知豆在广州的代理商。2016年5月,知豆联合叮咚租车进驻广州,试图打造乐享租赁平台。目前,用户们租赁的汽车也多是知豆电动车品牌。

同时,叮咚电动车还是广州市新能源汽车行业协会会长单位。

短租平台情况也不乐观

事实上,除了叮咚电动车长租平台外,与其密切相关的短租分时租赁运营模式的平台广东幸福叮咚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的情况似乎也不乐观。

该公司是一个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新能源汽车共享平台,旗下有app产品叮咚出行,采用全新的分时租赁运营模式,提供智能化出行服务,支持异地取还,随时借还,目前叮咚电动车已在广州番禺、花都、萝岗、黄埔、白云、南沙等区域开展分时租赁服务。

图片 16

幸福叮咚出行法人为谢向东。

据企查查显示,幸福叮咚出行成立于2016年10月,其与叮咚电动车的简介和官网链接一致。幸福叮咚出行的法人与通蔚汽车租赁一样,同是谢向东。

记者查询幸福叮咚出行的官方微博@幸福叮咚广州 发现,其短租业务同样存在退押金困难的情况。

图片 17

网友的评论都是催促对方退还押金。

在@幸福叮咚广东的微博下方,网友的评论都是催促对方退还押金。

图片 18

网友的评论都是催促对方退还押金。

与此同时,有不少网友发布微博表示,不要去幸福叮咚租车,其存在押金退不回来的情况。有网友称,其1月27号申请的退款,到2月23日还没有收到。

根据幸福叮咚公司规定:“在最后一张订单完成后15个工作日后可申请退违章押金和车辆押金,成功申请退押后10个工作日内原路返回至客户账户。”

记者查询发现,在短租交易中,用户需要交车辆押金1000元和违章押金500元。而有的用户已经退回1000元车辆押金,违章押金迟迟不能到账;有的用户则1500元押金都未退回。

图片 19

图片 20

用户申退押金页面。

对于上述情况,幸福叮咚出行相关负责人对铅笔道回应称,关于申退流程,幸福叮咚按照押金流程步骤为用户办理申退。个别用户申退押金后,幸福叮咚在规定日期内审核用户是否有违章以及使用车辆期间是否有损坏车辆等,如以上问题都不存在,幸福叮咚将按规定时间内返还至会员账号。

之所以会出现网友们反映的现象,是因为有些用户是未清晰查看退押条款,在申退当日就发起投诉,在押金未到期前也投诉;部分用户对工作日与自然日区分不明,主观意识认为幸福叮咚拖欠、不退、拒退押金。事实情况是幸福叮咚对此类情况均有明确的回复,到期押金有专员跟进处理。

该负责人称,公司高管人员的重叠,可能是其他版块的业务,他只负责幸福叮咚出行的业务,具体情况并不清楚。“我们是一家独立的互联网出行公司,是独立运作的,也不在一个地方办公。”

不过,在去年,幸福叮咚出行就出现过未按规定返回用户押金情况。

2018年8月,广东省消委会曾表示,收到多名消费者关于幸福叮咚公司的投诉,反映在使用幸福叮咚公司经营的共享汽车后,该公司未按规定退还相关押金。消费者投诉反映,提交申请后10个工作日内并未收到退还的押金或只收到部分押金,拨打客服电话也无人接听。

当时,广东省消委会向幸福叮咚公司进行调查了解,发现该公司的400咨询电话难以接通,几经辗转才得以和有关人员取得联系。最终,经过广东省消委会的调解,幸福叮咚公司按消费者诉求逐一退还了押金。

据企查查显示,鹏辉能源在2018年12月26日发布公告,称拟投资2000万元增资入股幸福叮咚出行,增资完成后持有叮咚出行10%的股权。